内蒙古赴湖北医疗队员的日记:这些人,这些爱

那天,从呼伦贝尔机场出发前,呼伦贝尔市领导亲自为我们送行并举行了仪式,我们和医院领导、家属、朋友一一告别。市领导的话说得情真意切,“等你们胜利凯旋,我们还在这里接你们回家!”,听到这句话,我们强忍着眼泪踏上了奔向安检的电梯……

当我们收起挥动的手臂,就要到了安检二楼时,“妈,我等你回来!”一个男孩的话大声传入每个人的耳膜,所有人顿时泪奔!发出这一声呼唤的是杨亚君大姐的儿子。

杨亚君大姐是牙克石市中蒙医院护士长,与我们副队长包冬梅同龄,在队里年纪最大。她善良、包容,像母亲一样关心队伍里的每个人。她身体情况并不太好,有过敏性鼻炎,肾积水。是什么原因让她义无反顾地主动请缨来到这里呢?亚君姐说,她想为儿子,为科里年轻的护士做一个榜样――最困难、最危险的地方,我去!

一提到儿子,她眼角就开始闪现泪花。最美的母亲――我们亲爱的亚君姐,您是儿子的骄傲!更是我们团队的骄傲!

这两天接触了病人,我们团队的人就不能再面对面接触。除了工作时间,一定要自行隔离。但是通过微信群,我们的护理组队长包冬梅随时都在布置工作。包主任是呼伦贝尔市第四人民医院(原农垦医院)的护理部主任,一位资深的护理管理者。她平时言语不多,但睿智、非常富有领导能力。

同时她还是我们呼伦贝尔此行四名党员的党支部书记。身负重任的她为了保证大家安全,率先进隔离入病房,发现问题及时提出整改意见,为我们又提供了一层安全保障。她时时提醒年轻护士,工作中要万分小心,一丝不苟,一个人的些许不慎可能就会全盘皆输。

两点一线是每一个人的生活轨迹,穿上厚重的隔离服工作几个小时让每个人都接近虚脱。结束工作后,我们要洗澡、消毒所有衣物。由于医院条件限制,病房里没有护工也没有保洁人员,宾馆服务员受疫情影响也不能进入我们的住处。我们既是病人的护理者,又要负责保洁和一系列的消杀工作。

到这里已经四天了,由于物资紧缺,蔬菜的品种非常单一。今天的饭菜中,除了大白菜还加了茄子,我们竟有了几分惊喜。

完成一天的全部工作,回到住处,紧绷的身体彻底放松下来。在这个小屋,仅仅生活了四天的地方,我开始有了回家的感觉。

相对于沙洋紧缺的物资,我们自行准备的生活用品非常齐全。全靠各级领导、爱心人士为我们准备了很多生活必备品。

从我所在的单位,海拉尔区人民医院接到要派重症医学科主任史天福和我去湖北的通知那一刻起,院领导就开始安排办公室边玉梅主任、医教科邢丽华主任、护理部王永红主任为我们采买随行物品。直到我们出发前她们还在往我们的行李里添东西。有三个大包裹,我和天福都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什么,是张院长亲自为我们送到机场的。

第一次打开院里给我们配的不锈钢饭盒,我鼻子就酸了一下,饭盒的第一层放了一个小巧的指甲刀,再打开下面一层里面装满了榨菜。

皮箱、外套、内衣、护发素、护手霜、牛肉干、罐头、奶茶、拖鞋、随行的药品……甚至内裤、纸尿裤都为我们准备好了,真是周到又细致。

我们医院近几年日子并不好过:房屋老化、设备亟待更新……院里一直在千方百计想办法开源节流,张院长曾说过,买上千元的东西,他第一反应就是该讲讲价。大家也都知道单位的财务状况,没想到在我们这里却花了这么多钱,有些不忍。必须好好工作,不负期望。

在沙洋,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凝结了满满的爱。我有一种出嫁女儿的感觉――父母节衣缩食却把最好的都给女儿带走……